中国・本の情報館~東方書店~
サイト内検索
カートを見る
ログイン ヘルプ お問い合わせ
トップページ 輸入書 国内書 輸入雑誌  
本を探す 検索   ≫詳細検索
詳細情報
最后的浪漫
刘钦伟
出版社:花城出版社
出版年:2018年05月
コード:437921   344p  21cm ISBN/ISSN 9787536085756
 
価格 3,628円
  在庫無し
現在、弊社に在庫がございません。海外からの取り寄せとなります。
 
カートに入れる
本书以详实史料和生动故事相结合的“史话”方式,真实记述和还原了1922年5月1日《创造》季刊创刊,至1937年7月10日《新诗》月刊停刊,这不到十六年浪漫主义思潮在中国产生、发展、演变和合流的过程。

目录
导言
兴起于欧洲的浪漫主义是文学上的自由主义
刹那主义酿出的艺术至上主义
日本唯美主义的立足点是享乐主义
新浪漫主义是创造社办刊方针
浅草、沉钟、弥洒、绿波等社团倾向于浪漫主义
南国社信奉的是艺术至上主义
狮吼社、绿社沉醉在官能享乐主义
新月派的艺术崇拜等于宣告艺术的独立
浪漫主义思潮消失在中国抗战的炮火声中

第一章 翻译在前,创作在后:新文学诞生离不开外援与内应
 胡适放弃农科主攻哲学,出于对杜威的敬重
 受英美意象派启发,胡适写下《文学改良刍议》
 由于陈独秀的推荐,胡适成了北大年轻的教授
 《新青年》销路不好,刘半农与钱玄同唱起了“双簧”
 林纾要撤回《妖梦》,张厚载说已寄走了
 林纾的翻译小说风行一时,胡适和周氏兄弟都受其启蒙
 周作人挨过鲁迅一次打,是他耽误了《域外小说集》的翻译
 《新青年》篇创作小说,是苏曼殊用文言文写的《碎簪记》
 钱玄同不是白话文的倡导者,却是一个狂热的支持者
 提倡“人的文学”反对非人的文学,周作人划出新旧文学界限
 傅斯年在北大学生中领头创办《新潮》,联想到欧洲文艺复兴
 《新潮》创立的目的正如鲁迅所想的:闹出几个新的创作家来
 郑振铎在商务印书馆办刊不成,转而成立文学研究会
 《小说月报》比不上通俗期刊,那时文学青年爱读通俗小说
 自然主义的缺点比浪漫主义的缺点更大,沈雁冰为何还提倡自然主义
 《蕙的风》引起舆论哗然,不是骂汪静之诲淫就是骂他只诲淫而无诗
 郑振铎提出“血和泪”的文学口号,郁达夫却作小说《血和泪》去讥笑

第二章 读西洋书,受东洋气:创造社崛起偏向于感伤的浪漫
 郭沫若与张资平相遇谈到要创办纯文艺杂志,这是创造社的受胎期
 郭沫若以情诗创作走上诗坛,《女神》中所收情诗都是为安娜而作
 创造社在郁达夫寓所东京第二改盛馆成立,决定出版《创造》季刊
 郁达夫起草的《出版预告》,引起创造社与文学研究会的论争
 郁达夫、田汉、陶晶孙都是新浪漫主义作家,作品就是好的证明
 面对郁达夫、郭沫若的谩骂,沈雁冰忍不住写了《〈创造〉给我的印象》
 郭沫若与胡适论战是由郁达夫的《夕阳楼日记》引发的,又叫“夕阳楼之争”
 成仿吾给张资平写信说:“假如没有文章,就你们矿山里的铅也可以搬些来。”
 只因徐志摩对郭沫若《重过故居》一诗有微词,成仿吾就急得要和他翻脸
 田汉个脱离创造社,是成仿吾背后批评他写作态度不严肃引发的
 成仿吾有“黑旋风”的雅号,《诗之防御战》把文学研究会的诗人都得罪了
 创造社的文学主张既浪漫又唯美:出自内心要求,除去一切功利打算
 一名学生批评郭沫若的误译,被创造社认为是文学研究会“借刀”
 《创造周报》余稿弃之可惜,四个青年办了一个刊物——《洪水》周刊
 周全平等人印发五元的小额股票成立创造社出版部,吸引不少文艺青年入股
 创造社出版部“小伙计”私下成立幻社,出版一个名为《幻洲》的小刊物
 郁达夫天真直率是个“无创造嘴脸的人”,终与创造社完全脱离关系
 郁达夫对王映霞一见钟情从而狂热追求,写信说“我简直可以为你而死”

第三章 兴之所至,笔之所随:“为艺术而艺术”重在自由与独立
 浅草社推崇创造社,是从他们的创作和译作看出有浪漫主义的倾向
 《浅草》编辑方针:不批评别人的作品,别人批评他们的也概不理论
 鲁迅有《浅草》一卷本,那是北大学生冯至拿到教员预备室交给他的
 杨晦是冯至的学长也是沉钟社的“灵魂”,陈翔鹤向往冯至他们也来到北大
 沈从文向郁达夫求助,郁达夫拉他下馆子还写了一封公开信
 《沉钟》周刊创刊前,陈翔鹤骑毛驴上香山做客沈从文新住处
 和杨晦在一起也会吵架,不过这不会影响他们叫外卖和讨论出版计划
 杨晦主编复刊后的《沉钟》,那时他和文树新的师生恋正闹得沸沸扬扬
 《沉钟》坚持九年之久,若不是杨晦带着恋人私奔也许还会办下去
 《沉钟》比《浅草》更注重翻译,同时也给创作蒙上一层现代主义色彩
 冯至寻找爱情写下了很多情诗,找到了爱情后他也就与情诗疏离了
 杨晦的《磨镜》取材于《》,他笔下的潘金莲可真厉害,不过心肠好
 看不惯创造社与文学研究会的笔战,弥洒社决定自己办刊物,专门从事创作
 顺着灵感进行创作,他们自然钟情于诗歌,写起小说也带有抒情的成分
 钱江春是一个富家子弟却动用不了家里的钱,眼看着《弥洒》缺少经费而停刊
 绿波社社员大多是天津的中学生,办不了刊物就先出了一本诗合集——《春云》
 绿波社与曦社交换稿件、互为社员,曦社社员大多为北师大附中学生
 蹇先艾以曦社名义邀请徐志摩来讲演,徐志摩埋怨蹇先艾连一杯开水也没给他喝
 徐志摩应邀到南开大学暑期学校讲课,绿波社天津的社员一致加入听讲
 随着焦菊隐、于赓虞考入燕京大学,绿波社由此进入“北京时期”
 赵景深在长沙师范遇见田汉,请他加入绿波社长沙分社他一口应允了
 《南国》半月刊因易漱瑜病逝而停刊,田汉此后几次办刊仍用“南国”的名称
 上海艺大的鱼龙会演出七天,欧阳予倩编写的京剧《潘金莲》反响为强烈
 因为与田汉新夫人黄大琳恋爱,叶鼎洛离开南国艺术学院
 南国社第二期公演为成功,莎乐美扮演者俞珊由此声名鹊起,成了众人的偶像
 出版《南国月刊》期间,南国社经历了由“殿堂”艺术到“民众”艺术的转变
 田汉的转向与安娥的出现有关,而安娥的离开是无法忍受田汉的“三角恋”

第四章 节制情感,追求精致:新月派诗文体现一种美的力量
 徐志摩善于交际、长于吟诗,新月社因此成了“志摩朋友的团体”
 新月社排演泰戈尔爱情剧《齐德拉》盛况空前
 徐志摩陪张幼仪游览佛罗伦萨,《翡冷翠的一夜》却记叙他和陆小曼的感情
 胡适欣赏陆小曼,对刘海粟说:“你到了北平,不见王太太,等于没到过北平。”
 凌叔华为徐、陆恋情辩护说:两人“绝无背友背夫的事”
 徐志摩在北京中街租下房子与陆小曼同居,二人为迫切的是一个名义上的成立
 徐志摩接受刘梦苇的提议创办《诗镌》,是新月派诗歌活动的正式开始
 徐志摩南北奔走忙于筹办和陆小曼的婚礼,哪还能顾得上《剧刊》的事
 新月社一伙人差不多都在上海的时候,由胡适领头创办了新月书店
 《新月》在谈政治之前,几乎成为一种纯文艺的杂志
 郁达夫和徐志摩来往许多年,次在他脸上看出悲哀的表情来
 邵洵美在巴黎和徐志摩交谈一个小时,回到剑桥大学弃读经济学改读英国文学
 在新加坡报摊上发现《狮吼》半月刊,邵洵美回到上海就要去找主编滕固
 出版本诗集《天堂与五月》颇费周折,邵洵美索性开起了金屋书店
 邵洵美发表在《金屋月刊》的诗,很有享乐主义的意味
 邵洵美到新月书店任经理,是徐志摩要他在经济上想办法
 《新月》谈政治了,徐志摩失落之时听到陈梦家等人想办一个诗刊,他乐极了
 闻一多与方令孺之间“感情上吹起了一点涟漪”,写出来的《奇迹》回肠荡气
 俞珊在青岛大学迷倒了不少教授,梁实秋失态,赵太侔追求她也出人意料
 《诗刊》的诗人共信“诗是一种艺术”,没有形式或形式不完整的作品不会
 林徽因成为诗人是在香山养病的日子里,也只有徐志摩给得起她世间美好的诗情
 《新月诗选》是这一诗派诗歌成就的集中体现,让写诗的人看到新诗是有前途的
 徐志摩的死对诗坛而言是一个重大损失,而他的名字又变成新月同人的集合号召
 沈从文是张兆和众多追求者之一,数百封情书换来一个字电文——“允”
 卞之琳单恋张充和写了许多无题诗,张充和说:诗里面的浪漫爱情是他自己的想象
 何其芳不幸失恋,从此他开始编织一个个美丽温柔的梦,慰藉几乎粉碎了的心灵
 叶公超主编《学文》,嘱咐卞之琳翻译艾略特的《传统与个人才能》
 现代派不是20世纪的“现代主义”,而是浪漫派、高蹈派和象征派的糅合与总结
 林微音与戴望舒等人成为朋友,后来与朱维基等人成立绿社,创办《诗篇》月刊
 新月派与现代派合流,既解放了形式上过重的束缚,也消淡了意境上过浓的梦影
 浪漫主义作为一个思潮烟消云散了,可它的精神又在各不相同的个人生活中延续
主要参考文献

中国・本の情報館~東方書店 東方書店トップページへ
会社案内 - ご注文の方法 - ユーザ規約 - 個人情報について - 著作権について